<track id="azVkvoL"></track>
  • <track id="azVkvoL"></track>

        <track id="azVkvoL"></track>

        1.   

          华胥引最爱哪个故事?

          喷潮白浆直流视频在线 时间:2021-07-19 17:29:16

          刚答了一个问题读书时,有没有哪一段突然让你停下,让你动容? - 知乎用户的答复,想到的就是这部小说,索性就搜了一下《华胥引》,看到这个问题就来答一下——嗯,也是很久之前就想说的了。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端,在网上传播时《华胥引》中最被普遍知晓的就是柸中雪里的那两句“在下,柸中公仪斐,敢问姑娘芳名”“永安,卿酒酒”,但是我看了三遍华胥引,说实话柸中雪这个故事真的没怎么激动我。。。(爱好柸中雪的不要喷,个人感到而已)《华胥引》在书迷眼中大约是一部奇作,总体来说每一个故事都很刻骨铭心,都让人动容,于我也是如此,否则也不会把一部小说看了三遍。提及其中让我激动的点,不要急,待我缓缓道来。1、公主的信仰无疑,起篇中介绍叶蓁逝世的章节,那一段关于“公主的信仰”的微言大义是这部小说里第一次让我看得泫然欲泣的情节——只不过这更多的是钦佩和悲愤的欲泣,不是心痛的。风吹得衣袍朔朔,稍不留心便将声音扯得破碎,不得不提大音量,三军皆是肃穆,我裹紧衣袍,慎重道:“师父教诲叶蓁王族大义,常训诫王族是社稷的尊严,王族之尊便是社稷之尊,半点蹂躏不得。可父王在递上降书之时,有否将自己看做社稷的尊严?倘若叶蓁是一国之君,断不会不战而降,令社稷受此大辱。父王自可说此举是令卫国子民免受战祸,可今日陈国列兵于王都之下,自端水之滨至王都,一路上皆踏的是我大卫国子民的骸骨,城中三万将士齐齐解甲,又如何对得起为家国而逝世的卫国子民?今日在此的皆不是我卫国的好男儿,卫国有血性的好男儿俱已先一步赴了黄泉,葬身阴司。叶蓁虽从小长在山野,既流的是王族的血,便是社稷的尊严,父王你领着宗室降了陈国,叶蓁却万万不能。倘若叶蓁只是一介平民,今日屈从于陈国碟蹄之下无话可说,可叶蓁是一国公主,”雷声大作,大雨倾盆而下,我转身瞧见城楼下,不知何时立了个身着华服的公子,身姿仿佛慕言,一眨眼,又似消散在茫茫雨幕之间。父王急道:“你是个公主又怎么,你先下来……”这一场雨真是浇得透辟,若半年前也有这么一场雨,卫国可还会如此神速地亡国?可见冥冥自有天意。我抹了把脸上的雨水,抬头望高高奠幕,一时之间涌起万千感叹,可以用一句话总结:“社稷逝世,叶蓁逝世,这本该,是一个公主的信仰。”2、浮生尽•宋凝篇对呀对呀,《华胥引》里我最爱好的故事必定是生逝世虐恋的宋凝篇呀!真正的虐逝世人不偿命啦!宋凝一柄红缨枪使得出神入化,一只手却废在沈岸手里,再也提不起枪;宋凝幼失所恃,一片真心交予沈岸,唯盼他好好相待,成果洞房花烛他愤然离去;宋凝与风沙大漠的万人尸堆里救出沈岸,却不曾想沈岸把这一份情让别人承了一生;宋凝盼了一生的情与爱,沈岸都未能予她,却在她逝世后,也一心求逝世,最终逝世在了她当日救他的那片土地上……当然,每一次让我动容都是因了主人公的一句话,《浮生尽•宋凝篇》里让我真正落泪的是宋凝的那一句“沈岸,你这样对我,你没有良心”,嗯,看到这句时就感到真的,为宋凝不值,感其所感,伤其所伤,也要哭出来。

          她猛地抬头,眉眼却松开,声音压得柔柔的:“那不是我的错,我也没生过孩子,我哪里就知道有了身子的人会如此不济,登个山也能把胎登落。你同那孩子无缘,却怪到我头上,沈岸,你这样是不是太没有道理了?”她说出这些话,并不是心中所想,只是被他激怒。她看着他铁青的脸,感到好笑,就真的笑出来:“沈岸,你知道的,除了我以外,谁也没资历生下沈府的长子嫡孙。”她想,她的爱情约莫快逝世了,从前她看着沈岸,只望他时时事事顺心,如今她看着他,只想时时事事找他的不顺心。可他不顺心了,她也不见得多么顺心,就像一枚双刃剑,伤人又伤己。

          她一番戏谑将他激得更怒,她看到他眼中滔天的怒浪,由此断定他的剑立刻就会穿过手掌刺进她喉咙,但这个断定居然有点失误。沈岸的剑没有再进一分,反而抽离她掌心,带出一串洋洋洒洒的血珠,剑尖逼近她胸膛,一挑,衣襟盘扣被削落。她的夫君站在她面前,用一把染血的剑挑开她的外衫,眼中的怒浪化作唇边冷笑,嗓音里噙着冻人的嘲讽:“宋凝,我从没见过哪个女子,像你这样怨毒。”

          迟到九个月的圆房。

          她试图挣扎,倘若对方是个文弱书生,她不仅可以挣开还可以打他一顿,但对方是位将军,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且最善于近身搏斗,她毫无措施,床上的屏风刻画着野鸭寒塘、荒寒的月和冰凉的池水,她冷得打颤,双手紧紧握住沈岸的背,沿着指缝淌下的血水将他麦色的肌肤染得晕红一片,像野地里盛开的红花石蒜。她终于不能再保持那些伪装的微笑,泪水顺着脸颊淌下。她的声音响在他耳边,像一只哭泣的小兽。她从小没有父母,在战场上长大,哥哥无暇照料她,跌倒了就自己爬起来,实在跌得痛就用小手捂着伤处揉一揉,战场上的宋凝永远微笑,因她懂事,不能让哥哥担心,久而久之养成这样的性子,连怎么哭都不会。她一生第一次这样哭出声来,自己都感到惊慌,因是真正觉得了痛,而痛在心中,又不能像小时候一样,用手去揉一揉。她重重喘气,鼻头都发红,再不能像往常一样凛然,也再不能像往常一样坚强。她才十七岁。那嗓音近乎瓦解了:“沈岸,你就这样讨厌我,你就这样讨厌我。沈岸,放开我,求求你放开我。”

          但他在她耳边说:“你的痛,能比得上我的失子之痛么?宋凝,你想要什么,我给你什么,只是我们从此两清。你知道两清是什么。”

          空气中满是血的味道,我闻不到,但可以看到。她的指甲深深陷入他脊背,已不能哭出声,喑哑的嗓音荡在半空中,秋叶般苍凉,她喃喃:“沈岸,你这样对我,你没有良心。”

          宋凝的右手毁在这一夜,那本是拿枪的手,耍出七七四十九路紫徽枪法,舞姿一样精美,叫所有人都惊叹。那些刀伤刻在她手上,刻在她心上,毁掉她对沈岸的全体热望。她醒来,沈岸躺在她身边,俊秀淡薄的眉眼,眉心微皱,她想这是她爱过的人,茫茫人海中她一眼就相中他。他的剑就掉在床下,右手已无法使力,她侧身用左手捞起那柄八十斤的黑铁,惊动到他,就在他睁眼的一霎时,她握着剑柄深深钉入他肋骨,他闷哼一声,看到一滴泪自她眼角滑过,留下一道长长的水痕。从前,她在成千的尸首中翻出他,她背着他翻过雪山找医馆,不眠不休三个昼夜,都是从前了。既是从前,皆不必提了。她偏着头看他,终于有少女的稚气模样,脸上带着泪痕,却弯起嘴角:“沈岸,你为什么还要回来,你怎么不逝世在战场上?”他握住她持剑的左手,突然狠狠抱住她,剑刃锐利,不可避免刺得更深,他呕出一口血来,在她耳边冷冷道:“这就是想要得到的?你盼望我逝世?”

          这最后一段颇有一种相爱相杀之感,到底是一段孽缘和虐恋!那是唯一美妙的回想。她看来坚强,终归是女子,越是坚强的女子,越是要人保重,过刚易折即是如此。可终有那么一个人,容不得她不见。那是她命中的魔星。她为他卸下战甲,披上鲜红嫁衣,用了一生的柔情,千里迢迢来嫁给他。可他不要她。七年后的宋凝,总像是捏着情感过日子,本认为性格使然,今日才清楚只是这七年里,她想要撒娇的那个人从不理会她而已。她也有这样的时刻,会大喜,会大悲,她只给心中的良人看这副模样,这才是天真的、真正的宋凝。她抬头望他,像从不认识他:“为什么我儿子逝世了,你们却还能活着,你和柳萋萋却还能活着?”此生,我没有听过比这更凄厉的诘问。今日的宋凝坐在水阁的藤床上,容色悠远,仿佛把所有都看淡。她用一句话对七年过往进行总结。她说:“君拂,爱一个人这样容易,恨一个人这样容易。”好吧,我答不下去了,因为我又停不住要持续看一遍这个故事了,反正就是感到特殊心疼,特殊特殊心疼,唉……嗯,我果然又去看了一遍宋凝篇,还有沈岸的番外,艾玛,太心疼了T_T3、除了公主的信仰与宋凝篇,再把《华胥引》中的故事按爱好水平排个序的话,《诀别曲•莺歌篇》,记得最清的是那句“玲珑骰子安红豆,入骨相思君知否”,长街中莺歌误认为容垣毁了那枚骨骰,而容垣是因命不久矣想要让了让莺歌逝世心;还有容洵说莺歌是容家最好的一把刀,却自此错过了一生所爱……当然还有莺歌那句责问,字字泣血:“你认为杀手都没有心吗?怎么会没有心呢?我把我的心放在你那里,可是你把我的心丢到那里去了?”另外慕容安的故事,也就是那一句“一世长安”让人记忆深入吧……至于主线叶蓁和苏誉的故事,就不说了,究竟总体还是挺欢乐的,最终也并没有错过。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再次看了遍宋凝篇的故事,想了想,之所以在《华胥引》几个故事中最爱好这个故事,之所以看过那么多小说之后最倾心的爱恋故事还是这一个,大约是因为宋凝这样一个女子是我最倾心的那种女子,孤傲、刚强、明艳、知礼,爱的那么痴心,那么浓烈,又那么无怨无悔,而宋凝和沈岸生生错过的结局又是那么让人心酸,那么刻骨铭心,以至于这个故事看过就再也忘不了,而每次再读时都忍不住要落泪……

          版权声明:以上文章中所选用的图片及文字来源于网络以及用户投稿,由于未联系到知识产权人或未发现有关知识产权的登记,如有知识产权人并不愿意我们使用,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:123456789@qq.com,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。

          热门文章